2015年2月25日 星期三

2015年日本合照補期之旅 - AKB48写メ会 二村春香篇

輪到寫二村春香合照的部分。
這次的經歷,完全令我覺得今次來日本參加補期是值得的。


從旁邊的JAPEO展回來,還是第四部的尾部,剛好是山田みずほ唯一的一部。
完結時,我從遠處目睹她穿樸素的粉紅色衣裳,和我們道別。
但是當天留下送別儲金的人沒想像的多,
可能不是最後一場握手,而且只有一部,真正來到的儲金飯也未必都能出席。



之後我也提前去到二村的隊伍準備,
當時我是排第二位啊。

隔約八個月沒見過面,我也沒打算她會記得我。
所以我還是假裝沒見過面,重新介紹自己好了。

踏入三時,第五部正式開始,
過了一會二村以短髮型黑色裙,拿著一個禮物盒出現在我的眼前。

和負責開門的第一位合照後,很快她便注意到我。

2015年2月22日 星期日

2015年日本合照補期之旅 - AKB48写メ会 岩佐美咲篇 / 關於SKE48 第17單


鎮樓圖 - 久違的二村柴田!!!!!



鑒於和二村春香的合照 篇幅較長,  今篇則抽出岩佐美咲的部分來寫~~





第五部開始, 握過二村一回, 便去到岩佐美咲的位置待命。
可是, 當時那條人龍卻一人也沒有.....(謎之聲: 這是當然, 誰叫你轉推了!?)

再等多一會, 只有零星的人進過去, 於是我也急不及待, 使用當日唯一一張見岩佐的合照券。

通過票務檢查, 沿途一切暢通, 但岩佐仍然沒注意到我, 直到我走到面前, 才發現她在低頭使用手機。

大家互相打個招呼。

岩佐美咲 第五部 一枚

夢:「私は香港からのファンです」
岩:「今日は香港からのやつはたくさんあるよね、友達?」
夢:「いいえ。」

夢:「我是香港來的飯」
岩:「今天有很多香港來的傢伙呢, 是朋友嗎?」
夢:「不是。」

岩佐以為我和其他香港飯都是一起來, 很主動問大家是朋友嗎, 但我居然不經思索地否認了, 中斷了話題......




夢:おごっているのポーズ作ってもいい? 
夢:可以做個憤怒的樣子嗎?

雖然是今天第一次見面, 很大膽的要求岩佐做個憤怒的樣子, 還以為她會叉腰什麼的, 結果她很快便擺了個憤怒的姿態 (也很可愛嘛~)




拍照後便握手, 我答謝她後大家都快沒出聲, 於是我再主動開個話題, 說關於第四單的~


夢:「第4枚シングルおめでとう。」
岩:「ありがとう。」
夢:「買っていくね。」

夢:「恭喜推出第四枚單曲呢~」
岩:「謝謝」
夢:「會去買的呢!」

她聽到我提及第四單的事情, 變得高興起來, 
可是合照會的握手時間根本太短, 
基本上我說了一句就開始被人提醒要離開...
所以我都沒法問更多的詳情, 只好直接表示支持...

我收拾袋子, 離開的時候, 岩佐的位置沒有其他人, 
而她的目光也沒有放在我身上,好像正在想東西。
是關於自己的人氣, 還是剛才的對話? 
可能是我多想了吧。

也許我只有一次機會的時候, 應該作個開心點的回憶吧。



岩佐篇 報告完畢~~~


好像欠了什麼的~~


2015年2月18日 星期三

2015年日本合照補期之旅 - AKB48写メ会 柴田阿弥篇、JAEPO 2015

本次合照會的補期,正好在2月14日的情人節。
情人節能和成員渡過,相信是很多飯夢寐以求的事情呢。

經過昨晚接連倒霉的事,睡也睡得不好,但仍然能夠在早上起床。
日本早上的溫度很接近零度,冷的程度完全和香港兩個層次的。
今回的會場是在幕張メッセ,旅館位於羽田機場旁,從旅館去幕張,先回到羽田機場,再乘機場巴士直接前往會場。
在自助購票處買票,單程1150yen, 每20分鐘一班,車程大約45分鐘。
假如從機場直接出發到幕張,不妨可考慮乘巴士,比起乘鐵路的好處是不用轉車,而且價錢也差不多。
大約十時,便到達幕張會場。
來到會場時,發現門口排隊的人多的誇張。。。

心想akb合照會真的有那麼多人參加嗎。。

原來排隊的人是為這個JAEPO而去的。

JAEPO, 是個遊戲展,主要展示最新大型遊戲機,例如是遊戲機中心的音樂遊戲,賽馬,推錢,夾公仔遊戲機。


我的目標暫時不是JAEPO, 要先趕去參加第二部的合照會。


旁邊終於看到久久違的指路人士!


要進入須要向工作人員出示當日的握手券。
所以生寫交換區不是設在會場內,而在場外的空地。

和我兩年前參加的握手會一樣也是位於同一個展館呢。





進入後二階全是招募成員生誕信息的攤檔。
而其中一個居然是收集畢業生山田みずほ的信息!(◎_◎)


雖然儲金的畢業公演已經結束,但她仍會出席活動至二月底,
所今次的合照會她也有來參加。

可惜當時抽不到儲金的合照卷,未能親自和她告別。
只好為她留下幾句畢業贈言。
儲金攤位的飯看見我特地從香港來,送我一張留言卡,作為留念呢^_^




經過保安檢查,來到本文的戲玉 - 合照會報告!


2015年2月14日 星期六

2015年日本合照補期之旅 - 「大変だ」(序)

現在這個時候,我已經身在日本東京。
難得可以抽一個週末,
準備參加akb48的合照會補期。



可是,今日到目前為止,只能用一句日文來形容,就是「大変だ」
意思就是「大事不妙。。。」



為何會這麼說,從第一件事說起。

這次來日本兩三天,沒打算帶行李來,
所以很輕便的只帶著背包,上了朝早的課,
就直接從大學出發到機場。


汲取上回到日本的經驗,提早到櫃位check-in。
但職員辦理證件的時候,說這天的航班很滿,問我會否介意遲一兩天出發,會補發我一點補償金。
我是為翌日的合照會才去日本,如果遲出發就沒有去的意義,
於是我沒立刻答應。。。

我奇怪為何職員會這樣問我調時間,然後職員就指著我的訂票確認。。。
我才發現我訂票時犯下一個十分大的錯誤。。。



我的回程日期,居然多了一個月,變成了三月QAQ

和職員確認多一次後,的確是自己訂票時沒細心看清楚。。。。。。

難道我要在哪無故逗留多一個月嗎?
不,我才不要。

於是我唯有立即致電客務中心更改日期,
多付一筆手續費,當是破財消災吧。。







可是,一波未平,另一波又起。
很安全抵達日本羽田機場後,更不妙的事情出現了。。

當時凌晨抵步,沒有jr可以乘,只能乘巴士到附近的酒店。
可是我上車後,翻翻自己的背包,竟然發現用來裝日元的信封不見了。。。
我想應該在香港機場經常把載護照和信封的文件夾拿出拿入,不小心弄失了。。。
「怎麼回事呀T_T  」我心想。

幸好我的錢包內有上回到日本用剩的一萬多日元,
可以墊著車資,去到旅館。。。


來到旅館,女館主親切地詳細介紹宿舍的使用手則,
我才尷尬地把我弄失了錢的事告訴她。


她聽到後,就說了句「大変だね。」
然後就拿出幾粒朱古力送給我,再贈我幾句
「大丈夫よ、元気を出して」(沒問題吧,拿出精神吧)



在這禍不單行的時刻,能有人雪中送炭,
心裡有絲絲安慰呢。。。



事情應該會變好的,希望明天能有個順利的一天吧。


2015年2月8日 星期日

朋友


小林亜実 宣佈畢業的時候,柴田阿弥 就只在Google+留下這一句。

「こあみのあほ。」
「小林亜実你這蠢材。」



這兩位SKE48四期生, 一直被傳之間是不仲不和。。。
在對方宣佈畢業的時候,柴田不會說「畢業愉快」之類的恭敬說話,
直接地,任性地罵小林這個蠢材>w<

如果兩個人的關係真的是惡劣,絕對不會公開說得出這句話。
只有關係好得要命,才能從心底,不加修飾的
"指責"對方為何不事先告訴她,
好讓她做個心理準備。。。




こあや這個組合,雖然不是我最喜愛的CP (因為沒有二村XD)
但這的確是SKE48中很有趣的CP,
被灌上「不仲」組合,還特地在節目中展現之間的不和。




2015年2月1日 星期日

みずほりっく


みずほりっく、是指應援山田みずほ的飯們。
這篇文章, 將訴說自己推儲金, 對這位兔子的感覺~~

認識儲金,應該是13年尾的事。
當時因為喜歡二村,開始留意SKE48的五期生。
知道當中有一位成員沒有跟著她們昇格,
卻期後被發掘出來,那位就是山田みずほ。

懂一點日語,看雜誌時了解到儲金性格上是很個愛哭蟲,
覺得這個剛剛要當center的成員,
內裡竟然也有含蓄的一面,
有點另眼相看,於是開始對她有好感。



從來研究生的資源對比選拔的話,資源都不多,甚少能在番組見到她們。
差不多只能看研究生公演,或者要聽電台節目才有機會了解更多。

提起 儲金,通常就會聯想到她最喜歡的兔子。
除此以外她的運動神經也是在團內數一數二的。
曾經是學校的田徑部,在運動場上她就是所向無敵。
所以留意最早期的研究生片段,或者是在正規的番組,
都離不開這類賣點。
Gadgets By Spice Up Your Blog